机器人大讲堂丨王田苗、李剑威、张泉灵犀利交锋,探讨技术/投资/产业

[ 导读 ] 圆桌环节是由王田苗教授主持,参与人员包括:刘进长、孙立宁、魏法军、张玉春、思必驰公司战略VP郭浩然,真格基金合伙人李剑威、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,围绕技术、产业、投资展开了激烈讨论。

机器人大讲堂·天使会姑苏创新创业园区高新论坛在苏州大学北校区举办,参会重要嘉宾包括北航教授、博导、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王田苗、苏州大学机电学院院长孙立宁、哈尔滨工业大学机器人研究所所长赵杰、科技高技术中心先进制造处研究员刘进长、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公司董事长曲道奎、上海交大教授刘成良、中科院自动化所研究员张文生、中关村融智特种机器人产业联盟秘书长陈晓东、海兰信科技集团总裁魏法军、哈工大博实集团副总裁张玉春等。早上环节包括嘉宾报告分享、圆桌探讨,下午是项目路演。

此次“高峰论坛”由苏大天宫、雅瑞资本&立德共创共同主办,苏州大学、苏州工业园区智能制造创新中心、苏州独墅湖机器人联盟、中关村融智特种机器人产业联盟、苏州大学相城机器人与智能装备研究院、苏州协同创新医用机器人研究院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、哈尔滨工业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协助执行,并受到苏州市科学技术局的大力支持。

其中圆桌环节是由王田苗教授主持,参与人员包括:刘进长、孙立宁、魏法军、张玉春、思必驰公司战略VP郭浩然,真格基金合伙人李剑威、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。

王田苗教授围绕学术、产业、投资三个角度发问,敏锐地指出华人在学术界在人工智能/机器人的研究突破是振奋人心的,但是国内的企业大部分处于1-10阶段,10-100的企业很少。王田苗教授抛出第一个问题:华人有人才优势,为什么产业发展却落后于外国呢?

思必驰VP郭浩然认为:很多美国的高校技术能直接应用到产业,美国有先发优势,但是语言是特例,国外缺乏汉语语料库,因此国内AI企业并不落后于国外。

真格基金李剑威:毫无疑问,国内与国外在技术上有一定的差距,但国内有比较大的市场,以手机领域而言,苹果虽然有强大的技术储备,但是国内华为、小米、OPPO等奋起直追,在安卓系统里,中国手机企业占据全球前四,总体来说,中国有人才和市场优势。

博实集团副总裁张玉春:相比起国外完善的研发体系,国内更侧重于市场应用层面,但现在国家对于底层技术的研发投入开始增多,开始重视起来,这是一个好的信号。

王田苗教授抛出第二个问题:教授/专家创业的优缺点在于?

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指出:教授创业,“做不大,死不了”的原因是:①早期教授创业的合作伙伴是学生,容易形成信任,当团队要扩张就不舍得花钱招人(因为学生便宜,甚至不要钱),就无法将技术产品化,或者造成产业链上人才缺失;②通常创业的教授都是在学校里拿过项目的,他会形成路径依赖,这个依赖叫做拿项目,拿项目就会导致团队饿不死,但是很难长大,因为力气都花在定制化的项目上。

王田苗教授抛出第三个问题:人工智能技术最先在哪些产业能复制性应用?

张玉春:我们看了很多智能家居、智能机器人等项目,这些都是针对具体的场景诉求产生的,因为应用太具体,因此使用者对他的要求比较高。玩具市场是一个很大的市场,我们近期看了很多项目,都是围绕玩具展开,并认为将可能是人工智能很好第一个突破口。

王田苗教授抛出第四个问题:从投资角度,多少比例的创业公司在中途死亡的?

真格基金合伙人李剑威:在中国IPO的企业大概4000家,新三板企业大概1万家,但是全中国有4000万家企业,所以IPO的概率是很低的。据统计,大概80%-90%的公司是拿不到第三轮融资的。我观察伟大的公司总有自己的活法,总能创造属于自己的价值,只有坚持初心,走到最后,要么IPO,要么被并购,要么就不上市也能够活得很好,例如宜家、华为等。

紫牛基金张泉灵:我通常把公司分成五类:1、伟大的公司、无论IPO与否,这类公司永远是时间的朋友,随着时间的推延,会让公司越来越强大;2、IPO标的公司,这类公司是非常清楚自己的发展只有一段时间的机会窗口,不是时间的朋友,例如:技术型公司,随着时间的推移,可能会失去竞争力;3、并购标的公司、这类公司的特征是能够解决问题,在某一方向上有用,但是它难以创造规模化的利润,像Deepmind,最早谷歌是使用它解决服务器节能省电问题;4、做生意标的公司、这类公司在技术壁垒上并不足够强大,但是在区域内,它由于服务能力强,确实能够赚钱,很滋润活下来,这类公司只需要把团队规模控制好,把服务搞好,把利润率做好;5、讲故事的公司。

思必驰VP郭浩然:资本能帮我解决一些发展过程中的问题,所以我们会考虑几点:1、为什么要拿这个钱、2、拿钱的时间点,资本只会锦上添花,不会雪中送炭,因此我们会在行业高泡沫的时候拿钱,而且泡沫的时候,资本是非常有限的,越是轮次靠前,很多资本储备资金变化不可控。3、拿谁的钱,我们会思考在这个领域哪些投资人最擅长,4、拿多少很关键,如果你把估值做高,高估值下合适的投资人的钱没那么多,拉高估值会给予你很大的包袱,你估值拉高了,原本目标是融A轮的,现在就变成融B轮了,A轮跟B轮的标准不一样,企业的行为就会变形。

以上改为圆桌干货内容。

机器人大讲堂·天使会在苏州完成了“第一站”,“苏州堂”落地苏州,整个活动也取得了圆满成功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机器人大讲堂丨王田苗、李剑威、张泉灵犀利交锋,探讨技术/投资/产业